查看: 11914|回复: 5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其他] 府谷天桥水库营艺游记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16-8-14 17:23:45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稼軒 于 2016-8-14 18:16 编辑

以此文贴,献给真正喜爱野外www.mzc777.com的朋友。我川娃子没得文化啦,说错的地方,不可以打脸哈,女朋友都莫得谈!
【www.mzc777.com简介】
1、时间:2016.5.3下午—5.5上午(两天两夜)
2、地点:陕西府谷县天桥水利发电站上游的黄河漫滩(黄河西岸)、府墙沿黄公路下的大沟谷(天桥村附近)
3、人物:
重庆小杉:不详细介绍了,简历都在脸上。家里有十八岁到二十岁左右妹妹/姐姐的大小舅子们,觉得我还靠谱的话,麻烦将本贴分享给老姐/老妹,说不准就成了呢?最拿手重庆烧鸡公,正宗山城味,川娃子还能蒙大小舅?
南京稼轩:切!求生论坛一恶霸,更不用介绍了。“小崔,这轱辘掐了,别播!”
小杉(左)、稼轩(右)
苏州念之:狗狗念之是稼轩黄河徒步期间最亲密的战友,虽然它四个月前已安眠在楚州,但稼轩说念之一直陪伴着我们。经常听到稼轩哥和它的对话:念之,别乱跑,跟上!念之,这份食物是你的,吃吧!念之,我们到快出晋陕峡谷了……虽然我很难看到这只乖巧的田园犬,但一个月黄河徒步随行的经历,让我确信念之真的一路跟随着稼轩。如稼轩所说,天气好的时候,念之也能看到,这不,你抬头,它正在天上追逐着云彩呢!
稼轩和念之(苏州护城河)

奔跑在天空上的念之
4、“案发”内容概要:钻洞(废弃隧道、青石矿洞)、落地式卵型庇护所搭建、野外面食制作(铺盖面、野菜面疙瘩汤、石板烙馍)、维生食物采集、误入军事禁区、横渡黄河(未成功)、营地吹牛(战斗异常激烈)、空谷幽梦(思饭思衣不思春)……
【正文】:
201653号,我和稼轩黄河徒步走到陕西榆林府谷县境内。上午九点半左右进入县城,然后跑了大半个城区,终于找到修理背包的地方。感谢好心阿姨,虽然只象征性地收取了十元的服务费,但将我们的后顾之忧彻底解决。背包裂口再撑下去,真要用编织袋来扛行李了。

背包缝补前
背包缝补后:咋一看还是看不出任何缝补的痕迹,给阿姨的手艺点赞。
就近找了一家快餐店吃了个便当,米饭每人点了两份——北方小店吃到米饭不易,这也算得上精神慰藉品了。嘘,静一静,让这位江南汉子好好打个盹。一百四十余天的长途跋涉,稼轩已疲惫不堪。
晌午继续赶路,艳阳高照,暖和!虽是五月,但府谷还比较冷,出太阳是好事。前几天这里下过冰雹,我能瞎说?路经一个菜场,门口坐着一些卖野菜的阿姨,凑前一看:苦菜(菊科舌状花亚科菊苣族中多个属的很多植物都有苦菜之俗称,如苦荬菜属中的苣荬菜、乳苣属中的乳苣等),4元一斤,还不算便宜,尽管荒地田垄里苦菜非常多。野菜情结,说时尚了叫绿色食品,本质上还是农耕人文的遗痕——华夏民族,生长在禾本科谷穗上的民族,再好吃的山珍海味,还需要一碟菜根来开胃。
买苦菜的阿姨
苦菜 (俗称,菊科舌状花亚科菊苣族苣荬菜属、乳苣属等
苜蓿
出城,沿黄河西岸的府墙公路前行,火炬悦目,丁香清心。
火炬
丁香
滨河公园一角
路旁一个弃用的隧道,让人心痒痒,决定进去看看。工程较为粗放,隧道内壁的岩石犬牙交错,借着微弱的LED灯光,还能看到当年机械挖掘的痕迹。洞中的积尘已没鞋背,看来隧道废弃有一些年头了。刚起劲,另一头出口的光线已强照在眼前——意犹未尽,这就要结束这次钻洞了。嘿嘿,心想:当地政府好好开发利用,酷夏留着市民休闲娱乐挺好。
废弃隧道
出了隧道,过五虎山景区,便是天桥水利发电厂的大坝了。大坝下游赫然竖着两块水源保护标示牌:“饮用水一级保护区”之后,紧接着就是“饮用水二级保护区”。眼见为实,水坝下游的水质我看不咋地,老乡把农家厕所贴着河岸搭建不说,光是浅滩上绿油油的水绵就够让人看着揪心。
水源保护标示牌
水坝一过,路边又出现了大石洞,不是一个,是整整齐齐一排,列在黄河西岸。看这架势,早年的炮兵工事?洞口虽然被封,其实也就是糊弄一下,修了半米不到的围墙。

翻墙而去,一探究竟。脚刚触地,发现洞中泥土柔软灰黑,连洞壁都乌漆墨黑,看来“炮兵工事”要改成煤矿洞了。府谷靠近鄂尔多斯,和山西一带的竖井煤不同,这里有平层煤是说得通的。LED灯开路,不到五分钟,就到底了,这煤矿洞也太坑爹了吧?看来只是存放过煤,类似一个煤场,而非煤矿洞。刚扫兴出来,发现其他石洞都相连着,嘿嘿,挨个侦查。其它几个较深,而且天花板上掉下大块的板石。再往前就不是闹着玩,俯身看了看落下的板石,石灰岩质,裂缝处还有厚厚一层钙华。好在板石上有一层尘灰,看来板石剥落有一段时间。涉险不探险,更不冒险。蹑手蹑脚沿着洞壁缓缓进入,一怕吓到自己,二怕吓到头顶的板石。石洞都不是很深,最深的一个也不过来回十五分钟行程的深度。
探洞
钙华
看到一些石英脉和少量的黄铁矿外,基本就没有什么重大发现了,到洞底后是一堵垂壁,渗着水,灯光照射下,小型石幔清晰可见。垂壁下几个小水洼,我捡了几颗小穴珠,纯白光亮,钙质沉积石,由于没有其它元素杂入,纯色很高。
石英脉
小型石幔
穴珠
带着寒气出洞,回到暖阳中。背上行李继续前行。走上半里,彻底傻眼了,密密麻麻的石洞,一个挨着一个,连峭壁上都有。瞬间回过神,原来这都是石矿洞啊,开采石灰岩烧水泥的。查看一下地图,上游不远处有个水泥厂地名,尽管厂早已关闭。这下猜得八九不离十了,一路尽在乱推理,旅途遥远,没事找事,要不怎么打发一路的无聊?

嬉嬉笑笑,左顾右盼,两个疯子,但快乐只有我们自己知道。一路被经过的矿车喂着扬尘,不知不觉已是日薄西山,该考虑安营扎寨了。地图上显示府墙路前方3km处连续有两个大弯,虽然是2D地图,但走过远路的人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——大沟谷看样子在前面等着。快马加鞭前行,第一个沟谷pass,河岸太陡,落石太多,没法下去。第二个沟谷更深,但树木郁郁葱葱,远远还能看到黄河漫滩上的芦苇荡。路旁有一条铝土矿场的土路,蜿蜒曲折而下,折腾了近半个小时,下降百余米,终于走到山谷线上了。后面的路,脚稳点,顺着山谷线而下就可以到漫滩上的树林里。乱石成堆,千万别崴脚,脚伤了就够队友喝一壶的。
沟谷中的树林
跳下最后一堵乱石堆,宛如就到了世外桃源,杨柳耸立,芦苇群生,水鸟不时从隐蔽处怪叫几声,抑或是驱逐,抑或是挑衅——来呀,有本事找到我们呀!……进了柳林,地上的落叶层足足有四五十公分,到底是漫滩还是沼泽地上的浮岛,我都快迷糊了。
天色渐晚,不能吹牛了,赶紧卸下背包,分头侦查一下周边。稼轩去河滩转转,我就近在柳林中看看有什么可利用的宿营资源,约定半小时后在卸包的地方碰头。

话还没说完,稼轩一转身,就消失在树林中——地方虽小,但林子密,不夸张地说,隐蔽一个加强连都没问题。

柳林茂密,天气晴朗,不愁风不愁雨。地上干燥的落叶取之不尽,林外芦苇秸秆用之不竭。明天就是立夏节气,但气温不是很高,十度徘徊,夜里更冷,蚊虫还不敢造次,至于谈之色变的小蛇蛇,我跟着稼轩翻山越岭快十天了,途中只看到过灰条锦蛇和虎斑颈槽蛇,短尾蝮之类的恐怖分子还没有遭遇。担心蛇有点杞人忧天,只求没有鼠妇就好,潮湿地鼠妇最烦人,气味还让人痛苦不已。
虎斑颈槽蛇(非本次www.mzc777.com拍摄)
灰条锦蛇(非本次www.mzc777.com拍摄)
柳林里枯枝很多,胳膊粗的触目皆是,不愁柴火愁火灾——十年育林,风水宝地废我们手上就罪过大了。卸包处不远一条隐蔽的清澈溪涧,潺潺而流,养育滋润着无数嫩绿的野草。薄荷、苦菜、水苦荬、菹草……知名不知名的绿精灵,和谐相处着。
苦菜
薄荷
水蓼
酸模
菹草
水苦荬
天色开始暗淡,分不清林中色彩了,灰即是绿,绿即是灰。正担心稼轩是否还走得回来,树林里几声响动,稼轩一个踉跄便出现了,不等歇口气,他一句话顶上来:“什么情况,林子里怎么下雨了??”

稼轩这么一说,我才反应过来,动作停下来,静静倾听:淅淅沥沥,雨打落叶的声响。一昂头,眼镜上的镜片也中招了,正中下了一枚雨“子”——雨点开始布局下棋了,不过看这出手,显然是打算玩五子棋而不是围棋,金边银角草腹,正中下,下围棋不带这么业余的吧?除非是绝世高手,师从武宫正树开创的宇宙流?

奇了怪,满天繁星,哪来的雨?稼轩去漫滩侦查,进林子前还是好好的,雨下得也太奇怪了吧?只好当小气候看待了——协商决定:露天睡,毛毛雨应该不可怕,实在刁难我们,就动用防潮垫临时替代一下。我们一人一个防潮垫,稼轩的防潮垫比较大,应急状态可以当雨衣抵挡一下。

就近找了一棵柳树,下面清理一下落叶层,铺平,睡具一上去,就是上好的地铺了。相互交换了一下刚才侦查的信息,基本地形和周边环境搞清楚了:黄土高原地区典型的V型沟谷,头顶黄土,石灰岩穿裙。冲扇区黄土在黄河西岸堆积成一个较大的倾斜状漫滩,柳林、芦苇荡和水位变幅泥滩依次排列。沟谷石壁陡峭,头顶一条公路,东面夹着黄河。由于下游就是水库大坝,水位最高线就不得不注意了,树林中有许多塑料瓶、泡沫之类的悬浮垃圾,它们可以提供很好的水位指示信息,所以无需盲目担忧。稼轩说,沿黄河水流方向,崖壁下的树林区分布很长,我们俩在这生活到过年都不会有人来干扰。水位变幅区的泥滩有很多香蒲,当然上游的漂浮垃圾也很多。

我把溪涧的情况跟稼轩说了说,问这水能否取用。稼轩笑笑:不碍事,我也留意了。大坝下游是府谷县城的饮用水水源,上游不会也不让有污染源。再者,铝钒土吸附性能好,重金属污染就不要考虑了,氟超标也不现实。这里是黄土高原的石灰岩地貌区,除水质硬度大外,一般不会有其它问题。
林中小溪
有建材有柴火有干净水源,营艺的好地方,两人都觉得适合停留休整一天。还有个好消息,树林下游的崖壁上有一座铁桥,爬上去就可以到对岸山西玩玩,对面铁桥的落脚处也是一大片树林,这下有得乐呵了。

倒下便睡,也管不得雨不雨了,这十天忙着赶路,难得好好休息一番。半夜稼轩好像起来过,隐约听着是动用防潮垫当雨具铺睡袋上了。
露天野营
一闭眼,再一睁眼,天亮了,梦都懒得做一个,太累,耽误休息。六点左右起床,昨晚睡得挺舒服,落叶层还是蛮柔软的。有人问,不怕吗?怕啥子,怕鬼?!又不是第一次野宿,神经兮兮、草木皆兵的经历早就玩腻了。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,疲劳则是最好的催眠曲。

柳林上的雨点也搞清楚了,我迷迷糊糊还在揉眼睛,稼轩一声把我叫过去,指着低处一柳枝上的唾沫星子问:何方神圣,你猜?看着都恶心,哪有那闲情雅致?稼轩微微一笑:昨晚的雨就是它在作怪,沫蝉。拨一拨唾沫星子看看,有个沫蝉宝宝。
沫蝉
因为昨晚防潮垫当雨具铺上面了,不透水汽,冷凝的水滴全被睡袋吸了。睡袋多少有点潮,挂灌木上让它自己风干。稼轩那边已经生火,小心清理出一块便于烧火的地方,树林里的早晨寒意稍峭,先烤一下火,暖暖身子。

四个素饼给我站好,烤脆了,寡人要用膳!
早餐
三石一锅,最简易的原始灶台好了,接下来的一天吃什么,留着慢慢想。
三石一锅
稼轩也是个奇葩,怎么刁难怎么整,食物一掏出来,彻底傻眼,竟然带面粉和小米,真是闻所未闻。我们都来自南方,一年都难得吃几回面食,野外捣鼓面粉,想想还真练手的。

关于口腹之欲,我们还是一会儿分享吧。四个素饼,一人俩,勉强果腹。一天时间如何打发,得先说清楚,别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啥也干不成。商量了一阵,www.mzc777.com安排大致如下:搭建原始庇护所,完事把前几天的徒步笔记整理,再去河边挖点野菜,尔后洗漱,晌午做饭,午饭后去铁桥上转悠,到对岸山西耍耍,然后一人游回来,一人抱着衣服回来,顺便拍照。晚上留我一人原始宿营体验一晚,稼轩接着露天打地铺……

七点开工,要搭建原始庇护所了,有些兴奋——老实说,对稼轩一直鼓吹的落地式卵型庇护所充满好奇,这回可以好好体验一番。刚要急着动手,稼轩一把拉住我:七分动脑,三分动手!草图一画,现场把庇护所的各个结构部位梳理一遍,然后结合实际情况把需要注意的事项点一点。哦,这下思路清晰了,胸有成竹!

小榆树,就你了,枝干一弯,圆弧状的龙骨就有了,人躺下去,尺寸利于把握,调整好宽度,大青石压着,再砍两根柳枝过来,帐篷的主龙骨成型,编制一些柳条上去,有点模样了。相信很多人也跟我一样,会问为什么要选择球状?我把稼轩的话再重述一遍:相同体积下的几何体,球体表面积最小——意味着你需要的建材越少。至于有效空间多,热利用率高云云,没听懂,原谅我书读得少。理论的事情你稼轩看着办,我只管舒坦暖和就行。
龙骨搭建